我的,生物,的是,到了,副作用

提問: 類風濕關節炎是不是不治之癥?! 問題補充: 類風濕關節炎是不是不治之癥?!我剛剛確診,看了網上的疾病信息非常害怕:大家都說只能暫時緩解,而且總趨勢是會越來越糟的!我會徹底喪失關節功能么?我才不到30歲,真的沒有從根本上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的方法了么?我還得工作,還得養家啊! 医师解答: 看你的說法有些悲觀,才剛被確診,要積極配合醫生的治療才是關鍵。另外,心理上一定不能被這種病打敗,要知道,這的確是比較麻煩的一種慢性病,雖然現階段實現根本治療還不可能,但控制的好的病例也不是沒有,基本能恢復和正常人一樣的生活,不像你說的那樣都成了“不治之癥”!如果說現在存在一種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方法,生物制劑是一種選擇的可能性。生物 制劑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在國內可能還是個新概念,生物制劑可以直接作用在類風濕性 關節炎的關鍵致病因子上,抑制住它的生物活性,這樣就能從根本上阻斷疾病的進程了。有一種生物制劑恩利,在國外已經有了不少的使用經驗,建議你可以去醫生那里打聽一下用藥建議或者去患者的壇子里多看看討論,有不少值得借鑒的治療經驗和體會。當然,是藥就多少都會有副作用,而且這種藥那是相當的貴,不過這也看你要的是什么了。任何疾病都是不可怕的,但我們必須要有信心面對它,戰勝它!我推薦你看一個故事,也是類風濕性關節炎的人,一個外國老頭,生病很多年了一直治不太好,但是他醫生推薦用了恩利以后整個人的身體狀況和生活狀態都煥然一新。他都稱恩利做“神奇之藥”了~ 我覺得,藥好是一方面,但心態健康、積極治療也很重要!希望這個故事幫助你樹立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的信心!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a578ac0100km53.html最近又做了身體檢查,難以置信,我的風濕性關節炎已經兩年多沒有再給我“惹麻煩”了。大約是八年前,那時我兒子剛剛一歲多,女兒剛剛幾個月大。我突然患上了這個可怕得病,病癥發展得很快,短短幾周時間,情況已經非常糟糕了。那時我的手都不能抬過頭頂。每晚我都不得不用冰袋來緩解我肩膀的腫脹。我的指關節已經無法活動了。整個上肢的關節看上去都像是長了瘤子的樹干。我的左膝疼的很厲害,當我睡覺的時候不得不將他綁在護具上。很多次我發現自己醒來時都“倒在”地板上,的確,自從得了這個病,我就很難在床墊上睡得舒服了。而我走起路來的樣子,就像是個木偶。護具鞋幾乎沒有作用,一切都太糟糕了。但最讓我痛苦的是我不能像一個正常的父親一樣呵護我的孩子,我不能馱著他們在屋子里玩耍,不能擁抱他們、不能高興的把他們舉過頭頂。坦率的講,這種痛苦才是最難受的。我曾向上帝祈禱,請給我一個機會吧,我一定能做一個好父親的。后來真的靈驗了。最開始,醫生給我開的處方是強的松和甲氨碟呤,這些藥很快使我的病情得到了穩定,并且減輕了我身體的腫脹情況。疼痛緩解了,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抱抱我的兒子并把他舉過了頭頂,這感覺太美妙了!我又能夠像正常人一樣活動了。但是到了2000年底,病癥又出現了反復。雖然不是特別的嚴重,但顯然我需要新的治療了。醫生給我開具了一種新藥,這神奇的藥就是恩利。服用前,醫生向我告知了藥物的效果和可能引起的副作用。權衡之下,我認為為了我的病,值得嘗試。服藥24小時后,病癥消失了,并且從此再也沒有反復過。我現在感覺棒極了,就像二十多歲的小伙子。在感謝上帝的同時,我真心想感謝研制這些藥物的藥廠,是他們使我的病有了治愈的可能。現在,我可以走、可以跑,甚至可以干體力活。更別說,我還可以抱抱我的孩子,和他們打籃球,醞釀著去爬爬山。可以說如果沒有制藥的科學家們,我所得到的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但有些時候他們卻是受到指責的。他們理應得到人們的尊敬和感謝啊。藥物使人們得到健康,但藥物的療效并不是對每一個人都相同的,很多藥物,包括恩利,并不一定能使所有的患者都得到治愈。藥物的作用是不可預期的,有時還會發生副作用。世界并不是完美的,結果有好有壞。有時我真的擔心制藥廠可能會因為一些負面的消息而被迫關門。沒有了像恩利一樣的藥物,很多病人可能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流感、艾滋病、癌癥……不敢想下去了。我常說,制藥公司是我的朋友。他們讓我找回了生活,讓我體會到了做父親的感覺。這一點我會永遠銘記在心里面。

beib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