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物,我想,都是,它的,最好的

提問: 向“貫之”請教:一個人過于聰明,是否就活得過于累? 問題補充: 医师解答: 聰明,或傻?這個提問當中,似乎對它們的定義在于是否會去‘思考’?我想,任何一個問題一旦過于絕對得去定義,所能引起的討論很容易轉化為爭論。很多事物一旦只給予它一個標準時,都能引申出很多或上或下的論點,并且它們還都是有意義的。但是,對于‘絕對’來講,過多的論點卻是無意義的。僅就累而言,我想,更多的表現在于自己是否‘在意’,是否被牽絆住了,越是執拗,則越使得自己難過,想必這便是‘累’產生的先決吧?不累,最好的方法,便是放棄,當然,在某種意義上,這是消極的表現。但是,不放棄,便有利于處事嗎?舍得是一種智慧,而它的釋義也顯得很感性。聰明可以是專業技能,可以是生活方式。但是,無論如何核心只在于自己想‘怎么樣’,要‘怎么樣’。也許,外界的事物即繁雜又復雜,但是自己卻有著一個簡單的心。對于繁雜的事物,該理順的并不是事物本身,而是自己。智者,到不是明白了一切,而是足夠了解自身。閑庭信步是因為庭院足夠大了,也足夠小了,光色足夠亮了,也足夠暗了。

beib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